啃文書庫 > 誅仙弒神魔 > 第二十四章 風神現出真身

第二十四章 風神現出真身


  更要命的是,這煮水的石槽就放置在幽泉的邊上。專心致志的衛風,被這突如其來的亞旭給嚇了一大跳,因為它馬上就要撞上了萱雨,而此時的萱雨壓根就沒有注意到它。
  情急之下,衛風疾步上前,使勁地將萱雨給推向了一邊,而他自己卻被亞旭給撞了個正著。
  就聽到“噗咚”的一聲悶響,衛風與亞旭兩個人,一起栽進了這萬丈幽泉之中,而幽泉里卻連一丁點水花都沒有,只是波動了一下而已,便又恢復了原先的平靜,仿佛剛剛什么也沒有發生過一樣。
  “衛風!”萱雨驚叫了起來:“衛風!衛風!你快點游上來,快點呀!”
  然而,等她叫完幾聲之后,水面仍然是紋絲不動,感覺那兩個人像是已經跌入了萬丈深淵。
  這下,萱雨可有些著急了起來,她站在幽泉岸邊,不停地呼喊,并且還來回不停地走動著。在這一刻,她的內心深處,突然間感覺到了愧疚,還有一絲絲的不忍心,別看她一直對衛風兇巴巴的。
  再者說了,她之所以對衛風那么兇,也是有原因的。在她的心靈深處,始終感覺到有個人影,揮之不去召之即來,好像是很熟悉,卻又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。所以,當衛風與她初次見面的時候,便說出那種輕薄的話,使得她對衛風的第一映像很不好。以至于,從那天到現在,萱雨一直認真衛風就是那么個人。
  然而現在,這個衛風表面上看,的確是油嘴滑舌的,可是他總是在關鍵的時刻,不顧自身的安危來保護自己,這點使得她或多或少地,對衛風沒那么敵視了。
  但是她心里清楚,以自己眼下的法力還達不到,能夠進入幽泉里去救人,還可以全身而退的。所以,她只能是極力地呼喊著衛風的名字,希望能有奇跡發生。
  很快,奇跡還真的就發生了,只見幽泉里的水,正不斷地向上翻涌著,就像是泥漿里向上冒泡泡一樣。緊接著,有兩個東西從里面打斗著升出了水面。
  一個是人臉紅身,長得像牛、卻有四只馬蹄,叫出來的聲音如同嬰兒啼哭一般的怪獸。
  而另一個則是全身肌肉凸起,外面裹一層青黃色紋路的戰甲。從戰甲里露出來的部分肌肉,就如同是合金打造的一般堅硬光滑,后背生長著一對翅膀,口中不斷地吞吐著云霧的怪人。乍一看上去,倒也十分的威武帥氣。
  雖然他們兩個當中,一個是怪獸,而另一個是怪人,但是他們同樣都是長著一張人臉,所以很容易辨別得出來哪一張臉是誰的。那個長得像牛的怪獸,便是天神亞旭,而那個精壯的怪人則是衛風。
  不光是萱雨不敢相信,就連危星月和石生都覺得難以置信。衛風不就是一個普通的凡人嗎?怎么就變身成天神的模樣了呢?
  然而,這兩個怪物之間的實力,也是相差懸殊的,就像現在眼前的情景。穿著打扮得非常怪異的衛風,雖然頑強地在搏斗著,但終究是以二品金蓮戰魂,很難與六品青蓮戰魂相抗衡。
  原本,作為天神的亞旭,就具有五品金蓮戰魂,結果成魔之后,又迅速上升了一個臺階,從而達到了六品。以至于,衛風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,逐漸處于下風。
  萱雨見衛風不斷地被吊打,急忙亮出細雨劍,飛身加入了戰團。此時的亞旭,因為元神沾染了吸血僵尸狂魔的尸毒,已經造成了神智混亂,所以根本就認不出來她是誰。
  它見又有人在攻殺自己,便憤怒地發出了類似嬰兒啼哭般的吼叫聲,立即放棄了摁在地上摩擦的衛風,聚集起超強的靈力,轉過身向萱雨撲了過來。再看看衛風,整個腦袋都被亞旭的拳頭,給硬生生地砸進了石頭縫里。
  細雨劍頓時幻化成萬千柔韌的劍雨,密集地刺向亞旭。細雨劍最擅長的就是以柔克剛,以至于橫沖直撞的亞旭連中數劍,發出了一串凄厲的尖叫之后,又被從石頭縫里搖搖晃晃爬起來的衛風,從側面一刀給傷到臉頰。
  一時之間,亞旭負痛難忍,只好選擇掉頭奪路而逃,三蹦兩跳地就竄到了洞口,急速地向洞外狂奔而去。
  衛風哪里肯將其放過,張嘴大吼一聲,拖著長長的怪嘯,縱身一躍上了洞口,尾追亞旭而去。
  萱雨因擔心他們兩個都出現了狀況,害怕還會有其他的意外再度發生。于是,幻化出光盾,飛起身來緊隨其后,她已經做好了打算,寧可殺了亞旭,也不能讓它步入魔道。
  危星月見此情景,心中是既高興又擔憂。高興的是亞旭變身成了怪獸,擔憂的是亞旭現在的實力,似乎比以前又強大了許多,以自己的法力,將來它若是找自己來報仇的話,恐怕難以對付。
  因此,有必要聯合眾人之力,趁現在就殺了它以除后患。想到這里,她的笑容里多了一層嫵媚,拔劍飛身緊隨其后追了出去。
  洞內只剩下了石生一個人,他見同伴們各個都是法力高強,唯獨自己純粹就是屌絲一個,心中未免有些失落。當他發現洞中就只剩下自己一個人的時候,便將目光投向了石槽,那里煮的可是不死神草,在猶豫了一下之后,他狠了狠心邁步走向了石槽。
  等到他精神百倍地出現在洞口的時候,他已經擁有了一品黒蓮戰魂。他見衛風和萱雨,以及危星月三人正在圍攻著亞旭。而此時的亞旭,顯然已經徹底成了魔獸,雖然渾身上下全都是傷口,卻依然在頑強地戰斗著。
  其實,就算它想逃跑也是逃不掉的,石生立即取下神弓,搭上神箭便是一箭射出。
  “嗖!”的一聲,神箭聚集著一股較強的靈力,激起呼嘯的風聲劃破空間,直接命中在亞旭的馬蹄上。亞旭頓時一個踉蹌跌倒在地,正好趕上衛風的風神霸刀,割向了它的氣管咽喉,眼看著亞旭就要隕命當場。
  卻在這時,憑空有道閃電襲來,震得衛風是連退數步,緊接著又是一聲霹靂襲向了衛風。而此時的衛風,根本就是不退不避,直接揮舞著凌厲的風神霸刀,迎著霹靂的方向,飛身撲了過去。
  雙方一接觸,立即迸發出火星四濺,衛風的攻勢頓時受阻。同樣,等萱雨他們想要攻擊的時候,也受到了閃電以及烈火的反擊。一時之間,眾人是自顧不暇,很難有機會再去截殺亞旭了。
  正當雙方斗得不可開交的時候,變故卻在突然之間發生了,閃電與炸雷,以及烈火,甚至連地上的亞旭,全部都在轉瞬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  就在眾人頗感納悶,四下里尋找的時候,兩個身影若隱若現地飛來了。來人,一個是駒光,而另一個則是烏金。這兩個人向來是以速度見長,卻沒能與控制雷電的人打上個照面。由此可以看得出來,那個躲在幕后操縱者的實力,已經可想而知達到了哪種境界。
  “二位光明使者,這是怎么回事?”萱雨一見到是他們,立即指著衛風詢問了起來。此時,她比較關心的人,首當其沖便是衛風。
  駒光與烏金相互對視了一眼,然后講述了一段故事。當初創世大神,在運用無上的法力,劈開鴻蒙混沌世界的時候,使得宇宙發生了大爆炸,從而產生眾多的碎片,而這些碎片便逐漸構成了星域里,那些大大小小的星宿。
  在經過若干年的進化以后,不同的種族生物,通過不斷地發動斗爭,最終形成了星域萬境。由于種族繁多,社會道德敗壞,這就需要有人出面,來維護星域萬境的和平秩序。
  因此,這個創世大神便創立了法教,并且挑選和培養出了十位光明使者,來維護星域萬境之間的秩序。而這十位光明使者生于宇宙星系之間,頭頂蒼穹腳踏星宿,既不敬蒼天,也不拜鬼神,只拜法教的法祖,并以光明使者的身份,維護著星域萬境的自然規律。
  他們不但繼續修煉元神,而且還不斷地增強肉體的鍛煉,并以強健的體魄,與無上的神通,長期對抗著天地之間的各種妖魔鬼怪,戰天斗地永不停歇。
  后來,因為中了妖皇與地心魔王的陰謀詭計,在與妖族大戰了一場之后,便出現了離散的離散,失蹤的失蹤,以至于如今的元神宮中,只剩下了駒光與濟時兩位光明使者,而濟時還時不時地還去一趟,他曾經隱居過的那片山林。
  就連法祖自身都找了個清凈的地方,潛心煉制著丹藥,以及一些特殊的法寶。以至于,他經常能夠鍛造出各種,令人難以想象的神兵利器,隨便拿出來一個,都足以威震星域萬境。
  “可是,這個跟他又有什么關系呢?”萱雨指著衛風某名其妙繼續問道。
  “當然有關系啦!他的前世正是我們十位光明使者之一,也就是風之光明使者。他后來因為被情所困,在天地危難之際,舍身挽救了星域萬境里的眾生。但是,我們卻不知道,他怎么會又出現了呢?再看他的這副狀態,似乎是忘記了過去所有發生的一切。還有啊,他有沒有說過認識你?”
  “他,他就是風之護法使者,風神衛風?”乍一聽到這話,萱雨簡直就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因為,她認為,這只是一個傳說而已,她一直都沒有見到過,這些所謂的光明使者。
  “對!在此之前,當他能夠取下風神霸刀的那一刻,我們兩個就開始懷疑?可是萬萬沒想到哇,他竟然真的就是風之光明使者,也就是風神衛風。”
  “既然衛風就是風之光明使者,那他的法力怎么如此的低,連個亞旭都打不過?”萱雨提出來了她的質疑。
  “這,應該是重生的緣故吧!我們也搞不明白了,有些問題還有待查證,然后再作判斷。”駒光說話始終是吞吞吐吐的,似乎有難言之隱。。
  “既然他是風神,而我又是雨神,那我和他之間有沒有什么關聯?”萱雨迫切地想要知道,她跟這個一直堅稱,在夢中經常遇見自己的怪人,到底是什么關系。
  “這個你就別再追問我們老大了!其實,我們也不是很清楚,究竟發生什么事情,這當中肯定是有什么玄機的。”烏金出面打斷了她的追問。
北京pk拾历史开奖结果